乌镇媒体 新闻 热点 专题 视觉 人文 教育 财经 视听 公告 概况 发布 汽车 旅游 房产 健康 文明 挂号 摄影 特产
您当前的位置: 乌镇媒体> 人文乌镇 > 文学

驱蚊记

2019年07月29日 08:20   文章来源:    乌镇媒体作者:俞富江

  夏天炎热的黄昏,本来可以打开窗户透透风,可是蚊子便随风而至,不请自来。蚊子个头虽小,可能量却不小。即便装有纱窗,总有蚊子千方百计从纱窗缝隙里钻进来。

  这蚊子看起来也很有智慧的,它会伪装自己。白天或有灯光时,便躲在某些隐秘的地方,养精蓄锐。一旦你熄灯,刚进入睡眠状态,它们便不失时机地倾巢而出,向你袭来,令人心烦意乱,将一个好端端的梦境搅得七零八碎。就我观察发现,蚊子可分为两种类型:一种是哼着洋曲儿大摇大摆而来的蚊子,像电影里挑着膏药旗烧、杀、掳、抢,坏事干尽的日本“小鬼子”。一种是贼头贼脑、蹑手蹑脚悄悄“溜进村”的“特务”那样哼着曲子的蚊子,远远可听得见“嗡嗡嗡”的声音,渐渐逼近,最后是呲牙咧嘴对着目标俯冲。那轻盈慢步,鬼鬼祟祟,趁天黑过来的“特务”,冷不防一声招呼声传来,就出现在你身体的某个裸露部位,等你感到痒痛时,它是一个暴君掠掳,得血鼓翼而去。

  蚊子是狡猾的,也是贪婪的。它的贪婪之处,在于它叮咬你的时候,嗜血如命,不吮吸个肚圆身饱誓不松口。可恨的是蚊子只要你身体暴露,无论肤色黑白,也无论血肉丰满还是瘦骨嶙峋,它们一概叮咬,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叮之人。

  有一次,我忍着痒痛仔细观察了蚊子吸血的场景。那天,正伏案劳作,一只淡绿色的大蚊子悄然而至,降落在我的胳膊上。它先是扭头观了观风向,自我感觉没有异常情况,便探出那尖尖的嘴唇,狠命地刺向我的皮肉里,并得意洋洋地翘高屁股,煽动着透明的双翼,大概是为自己能侵吞别人的血而乐不可支。我是平民百姓中的一员,吸食我的血不也是榨取民脂民膏而已?真是可厌可恶!正当它饮得酣畅淋漓的时候,我痒痛难耐,飞起一掌,将其击毙。

  有人曾惊呼:嗜血“毒蚊”猛于虎。我开始不以为然,虎在大自然中的踪影日渐稀少,成了人类的保护对象。动物园铁栅栏围着找“大虫”已沦落为游客观赏的玩偶,昏昏欲睡,疲惫而驯良,古典小说里描写的那种野性丧失殆尽,食人血之患于今实在无法谈起。几年前,在一册科普杂志上读到一段关于蚊子的资料——其所携带的疟疾寄生虫每年要夺去100多万个非洲孩子的生命;有史以来,死于蚊子所传播疾病的人数比死于所有曾发生过战争的人数还要多;蚊子还会传播黄热病等100多种病毒,每年使至少3亿人患病。看到这里,着实让我大吃一惊!

  蚊子,总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寄生,夏天常常来烦扰我们的生活。但总不能因为害怕蚊虫,而拒绝窗外新鲜空气的流通。蚊香是要买的,蚊帐是该买的,重要的是消灭它,哪怕多误打几次自己的脸。


编辑:潘竞毅
乌镇新闻末班车官方微信
乌镇新闻末班车官方微博
【 乌镇新闻末班车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乌镇新闻末班车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乌镇新闻末班车”、“钱江晚报今日乌镇”、“嘉兴日报乌镇新闻”、“乌镇电台”、“乌镇电视台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乌镇新闻末班车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文章来源:乌镇新闻末班车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573-89399348 市府网:559348